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正文  
“四两拨千斤”效果如何?修改后的《敦煌女儿》首度亮相
2018年9月27日 10:04

图片说明:沪剧《敦煌女儿》剧照

  经过了几个月的反复打磨,上海沪剧院的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终于将于今晚和观众在东方艺术中心正式见面。修改后的《敦煌女儿》保持了原有的框架,在具体唱段和部分台词上做了四两拨千斤的改动,使得剧情更加紧凑,艺术效果的呈现也更加清晰。

  《敦煌女儿》由著名导演张曼君执导,茅善玉领衔主演,钱思剑、凌月刚、李建华、王丽君等优秀中青年演员参加演出。该剧以从上海走出去的敦煌守护者樊锦诗为原型,谱写了一位文物考古工作者的平凡与伟大。该剧于今年5月进行试首演,并多次走进高校校园和社区街镇,受到众多观众和专家的好评。有专家评论道:“该剧通过吸收融合、提炼与美化、弘扬与创造,使沪剧更具艺术个性和独特的舞台风貌。”

  然而,本着“打造精品”的目标,《敦煌女儿》也一直在听取各方专家和观众的反馈意见,主创团队一直在用心、用情、用功去感受剧作,进行修改。

图片说明:沪剧《敦煌女儿》剧照

  “从试首演结束后,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调整。但由于时间紧,主创团队根据大家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先选取了部分修改意见进行调整,力求将每一段唱,每一句台词表达得更精准,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针对此次修改提高,茅善玉表示,主创团队一直用心、用情、用功打造精品。

  作为一部贴近人民、贴近生活、贴近实际的现实主义作品,相比其他剧目,《敦煌女儿》的戏剧冲突并不强烈,是增加戏剧冲突还是坚持初心?对此,茅善玉表示,最终在整体修改上还是尽量贴合樊锦诗的人物个性,用“诗化”的表现手法去呈现。

  “樊院长一生都致力于敦煌学的研究,但这个题材对于戏曲舞台来说,缺少故事性和戏剧性。特别是后半场,很多人提出意见希望能把它做的更好。但我们在修改提高的时候考虑到过于多的渲染可能也会跟人物气质不相符,也会让整个故事脉络显得前后不统一。”茅善玉表示,《敦煌女儿》这部戏并非靠情节来取胜,而是希望观众能从中感受到一种“精神的力量”。

  不过,“诗化”的表现手法与观众更好地了解剧情之间,也需要做到更好地契合。《敦煌女儿》一剧中,多处运用了倒叙的表现手法,让人物之间进行跨越时空的对话,让暮年樊锦诗在舞台上“跳进跳出”“旁观”年轻时的自己。这被许多专家认为是沪剧表演的一大创新。此前的版本里,暮年樊锦诗和青年樊锦诗做到了一秒钟“变身”,然而,由于角色转换太快,会让观众有些反应不过来。为了让观众更容易理解,主创团队巧妙地在这个档口增加了四句对应春夏秋冬四季的唱词,结合群演的表演,实现了时空的转换,也留给演员足够的换装时间。

图片说明:沪剧《敦煌女儿》剧照

  在今晚的演出里,舞美设计也将会有比较大的改变。看过上一版的观众应该会对《敦煌女儿》舞美设计印象深刻,4个悬挂的飞天形象勾勒出敦煌壁画的背景,简洁而又充满诗意。这次又新增了莫高窟第259号窟里的禅定佛形象。茅善玉认为,“禅定佛陀”对樊锦诗五十多年的研究历程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力,它安详的微笑,眉宇间的笃定沉稳,照应了樊锦诗脚踏实地的坚守,是敦煌精神的一种象征。“此前禅定佛在剧中被多次提及,但舞台上却没有相关的形象,导致不少观众现场掏出手机搜索。为了满足观众的期待,我们这次把它搬上了舞台。”为了丰富剧情,这次还增加了樊锦诗讲述年轻工匠如何年复一年的雕刻“禅定佛陀”的故事。

  为了让整部剧的剧情更加紧凑、流畅,剧中还删减了部分场次的唱词、念白和散板。在首演中,从序幕到尾声,每一场都有大量唱段,其中最长的唱段竟达到20分钟。首轮演出彩排时,樊锦诗亲临现场,观看时数次落泪。这些大段的演唱也深受观众好评,但为了剧情更为精炼紧凑,茅善玉还是下狠心减了一段唱,“单纯为唱而唱,唱得再好听也会有损整体呈现”。

  导演张曼君表示,希望通过本次修改提升能使整个故事层次更加分明有序,戏剧结构更加紧凑、细节处理更生活化,人物表达更真挚,舞台呈现更加精致,从而让整个剧情有内容、有温度、有筋骨,让观众更真切的感受到以樊锦诗为代表的一代代敦煌人磊落的“敦煌精神”。

  今晚演出之后,《敦煌女儿》步不停歇,10月31日,将参加第二十届上海国际艺术节江南韵·上海情板块的演出,并于11月陆续亮相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和梅兰芳大剧院,12月19日登陆上海大剧院。期间还将到海事大学、同济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高校巡演。“提升沪剧的影响力,重点还是在青年观众中普及推广。”茅善玉表示。

来源:东方网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