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资讯 >>女性新闻 >>正文  
闵行区一5岁女孩先天失聪 唱歌弹琴样样精通
2019年1月8日 09:58

  1月4日,北京国家图书馆音乐厅。“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来自上海闵行区的5岁女孩伍思诺,在舞台上伴着节拍一字一句地唱着。如果不仔细看,谁也不会发现在她的耳朵上方有一个小小的“耳蜗”。

  在听障儿童25分贝公益音乐会上,伍思诺领唱《虫儿飞》,清亮的音色、准确的音高、稚嫩的童颜,很难相信,她是一个先天听力障碍、近乎全聋的孩子。

  而就在去年年底,伍思诺还在上海少儿歌唱大赛上,与众多听力正常的孩子同台比拼,最终脱颖而出,一举获得幼儿组银奖。

  不仅如此,这个听障女孩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去年11月时曾在北京与朗朗同台演出,并独奏卡巴列夫斯基练习曲,获得了台下观众的热烈掌声。

  第一次听到声音被吓哭

  伍思诺家住上海市闵行区,目前在启英幼儿园读大班。她的妈妈纪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出生于2013年8月底,出生后第4天,在医院的听力筛查不过关,当时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满月后检查听力。

  等到诺诺满月的时候,再次进行了听力检查,但还是不过关。在5个多月大的时候,她被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确诊为双耳感音性神经耳聋。2015年7月,诺诺动手术装上了人工耳蜗。

  2015年8月20日,人工耳蜗开机那一刻,诺诺听到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吓哭了。这是她第一次听到声音。

  记者获悉,戴上人工耳蜗的孩子所听到的“声音”,和正常人通过耳朵听到的自然声是完全不一样的,但不管怎么说,诺诺能听到外界的声音了。戴上人工耳蜗的诺诺,在康复一年后,慢慢地开始开口说话了。

  纪女士告诉记者,从发出声音开始,到一个一个字吐字,再到一句句话,和正常的孩子相比,诺诺的说话过程更加艰难。通过不断努力练习,诺诺终于能像正常人一样的说话,和别人交流。

  迎难而上学习唱歌弹琴

  一般而言,听障孩子可以学画画、学书法,甚至学跳舞……学这些困难比较小,但由于先天条件所限,很少有听障儿童选择声乐、乐器这条路。

  纪女士坦言,“很多人问我为什么给诺诺学音乐,因为唱歌和弹琴是最需要听力的,一般而言都是扬长避短,但是我却带着诺诺迎难而上。这一方面因为我自己是钢琴老师,有条件带着诺诺多接触一些音乐,更主要的原因是诺诺自己对音乐的热爱。”

  纪女士回忆,在诺诺小时候,就发现她自己能哼唱许多听过的儿歌,虽然歌词不对,但是调子和节奏都很准。直到现在,纪女士还保留着诺诺对着电视里的儿歌边哼边跳舞的视频。“看她天天唱,我觉得她应该是喜欢唱歌,于是我尝试把她天天唱的《虫儿飞》歌词一字一句教给她,她也很争气,很快就把歌词记牢了,一首完整的歌终于唱出来了。”

  在唱歌的同时,纪女士开始带诺诺进行钢琴学习。诺诺是2017年3月开始学琴的,这时候她还不到4岁。但是在简单学习一个月后,纪女士和诺诺一起进行钢琴的视唱练耳中的练耳,诺诺能很快辨别单音,这让身为钢琴老师的纪女士更惊讶了,于是不断测试她,发现除了混合音诺诺的耳蜗无法识别,双音以内的都没问题。“这个能力甚至超过我,我反应还没她快。”纪女士说。

  克服困难需要极大的耐心

  困难也是实打实的,需要用极大的耐心去克服。

  纪女士介绍,例如学琴最大的困难之一就是和孩子解释曲子的一些表情记号,比如“渐强”“渐弱”“柔和”“欢快”“小快板”等,都是她用自己的身体在诺诺身体上做这些动作,让她用肢体来体会这些感觉,“光说她完全听不懂,只能调动多种感觉让她理解。”

  此外,纪女士也坦言,诺诺目前只装了一只人工耳蜗,听觉还是比较弱的,所以不管是唱歌还是弹琴,都需要相对安静的环境,只要旁边有人说话,她就会听不清楚自己在弹什么、唱什么,特别容易受干扰出错。

  “每次陪诺诺练习唱歌,都是我先在钢琴上一只手弹主旋律,把歌曲的旋律唱准了、弹准了,基本不跑调了,再加上伴奏。因为耳蜗能力限制,越复杂的背景音乐,她识别起来越困难。于是我得先让诺诺把歌曲的标准旋律唱熟了,再跟伴奏,只要有一个音唱不准,就反复敲击这个音,让她跟着钢琴唱,唱准为止。”纪女士说,这个过程比健康听力孩子要艰辛很多,要重复多次,而且不稳定,一段时间不唱,会容易跑调。但靠着诺诺对音乐的热爱和母女俩的毅力,一直坚持下来了。

  尽快装第二只人工耳蜗

  据悉,我国有0-6岁的听障儿童13.7万,每年新生2.3万,是世界上听障儿童数量最多的国家,大部分听障儿童在语言表达上也存在很大障碍。伍思诺治疗时间较早,经过两年时间的恢复,如今语言水平已经逐步赶上正常儿童。国内外研究证明,0-6岁是听觉言语能力形成的关键时期,是听障儿童康复的黄金时间,如果在这个阶段采取配戴助听器或植入人工耳蜗等治疗,接受科学的康复训练,多数孩子都能告别无声世界。

  纪女士近期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快点攒够钱,给女儿装上第二只人工耳蜗,好为她的学音乐之路增加更多助力。“我试过把专业堵耳塞塞进我左耳,钢琴声立马减弱50%,变得很怪,难怪诺诺反应会很慢,且完全没方向感。取掉耳塞后,各种声音都是立体环绕声,我也看了其他装了双侧耳蜗的孩子,反应都很快,这让我更加坚定要给诺诺装第二只人工耳蜗。”

  但人工耳蜗的费用并不便宜,单只需要20万-30万元,这对工薪家庭而言是笔不小的负担。

  而纪女士远期的心愿是,希望诺诺能把钢琴弹得更好,能自己写歌自己唱,将来做个钢琴教育者,自食其力,不用担心她以后找工作四处碰壁,“我会努力和孩子一起创造美好未来。”

来源:解放网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