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女性资讯 >>女性新闻 >>正文  
上海芭蕾舞团排练场探访:每天都一样 舞台上才能不一样
2017年3月19日 12:25

  “芭蕾不是拍电影,可以通过光影把你拍得很漂亮;芭蕾是每天练出来的,是人家做不到的你可以,那种光彩不是想要就要得到。”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说。

  上海国际舞蹈中心1号楼里,101、102排练室位于大堂的左右两侧,上海芭蕾舞团的豪华版《天鹅湖》正在热排。101室里,主演吴虎生和戚冰雪的双人舞精确到每一个手腕动作、每一个起跳的情感表达;102室里,“48只小天鹅”展翅待飞,反复确认着整齐划一的动作,追逐每一个完美的定格。这是早春3月里普通的一天,也是上芭演员最寻常的一个“上班日”,日积月累的“重复”让每一帧画面趋于完美,赋予观众最极致的视觉体验。

  朝九晚五家与排练场两点一线

  芭蕾大抵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最真实的写照。在上海芭蕾舞团,一个普通的训练日,练功和排练从上午9点30分正式开始,直到晚间5到6点钟,群舞、领舞、首席,每个演员无论岗位等级都要遵守,考勤制度严明。

  “九点半开始练早功,我们基本上都要提前一点进教室热身,晚上结束收拾收拾出去天也基本上黑了”,“四小天鹅”之一的胡娉婷向记者描述她的日程,“晚上吃好饭、洗好澡、缝一下脚尖鞋、做一些第二天的准备,剩下的时间就是休息,没有多余的精力做其他事情,要为第二天保存好体力。”

  “如果休息两天的话,其中一天肯定是躺在家里不想动,也几乎不想干其他喜欢的事情。”“小天鹅”严雯彤说。

  家与排练场两点一线,构成大多数芭蕾演员最熟悉的节奏感。首席演员吴虎生甚至有一套精准的时刻表———6点40分起床、7点10分出门、8点在食堂吃早餐、提前40分钟热身、9点30分基础训练、11点开始排练舞段、上下午的间隔有45分钟的午饭时间。他说,自己周末也多是在家附近度过的,偶尔买菜烧饭,“过节在家里休息三天以上反而会没了方向,工作很累,一开始休息总是开心的,但时间一长还是想回来,感觉在排练场才能找到生活的节奏。”

  习惯了困难和瓶颈也习惯了坚持

  今年春季演出季上海芭蕾舞团的《简·爱》、《哈姆雷特》、《天鹅湖》、《吉赛尔》四部作品轮番上演,四部作品中首席演员吴虎生都是男主角,连轴转的演出对体力、耐力都有极高的要求,而吴虎生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不是马马虎虎地练,每一天、每一个动作都要全身心地练一遍,才能保证最佳状态。”

  “我会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一些”,大多数时候,碰到尚能忍耐的伤病吴虎生都会选择咬牙坚持,“其实是我自己也很舍不得不上,一台演出往往要经历长时间的排练,这让我更加珍惜每次上台的机会,如果到了那天发了一点寒热就不上了,心里会觉得特别压抑。”

  “别人扛不了的,他扛得了”是团长辛丽丽对吴虎生的评价。

  对此,吴虎生笑称,自己几乎习惯了坚持,因为芭蕾“很奇怪”,即便再熟练的动作、达到了怎样的高峰,几天不练就会丧失感觉,“所以就是心情好也要练、心情不好也要练,肌肉状态好要练、状态不好也要练”,这种坚持并不是每个学芭蕾的人都可以做到,“芭蕾确实苦,每天都会遇到很多困难和瓶颈,我们一直在坚持,每个小问题一点点地去改善,最终变成了你们看到的我们。”

  “我不完全同意芭蕾是一门残酷的艺术,它有辛苦、痛苦的一面,是这个职业天生附着的磨炼。但最终呈现在舞台上的那种美难以言喻,我会看自己团或其他团的演出,非常自豪,会觉得没白吃这点苦。”吴虎生说。

  豪华版《天鹅湖》48只小天鹅振翅待飞

  上芭的豪华版《天鹅湖》首演于2015年,最令人惊叹的无疑是由传统的24只小天鹅改编为48只的“天鹅海洋”。在纵深加深的舞台上,天鹅们移动、变化出或简或繁的优美队形。

  记者采访的当天,全新集结的48只“小天鹅”正在排练室里紧张排练,这次即将启动巡演的豪华版《天鹅湖》除了常规的编制演员之外,也从芭蕾学校借调了几只“小天鹅”,越来越多的芭蕾新人有机会亮相国际舞台。排练中,所有振翅待飞的“小天鹅”都要接受老师近乎严苛的培训,尤其是年轻演员,更需要用日复一日的熟练来克服对大舞台的紧张。

  2014年进团的严雯彤是“天鹅海洋”中的一员,而《天鹅湖》也是她最初、最美好的舞台记忆,“我在团里参加的第一个演出就是《天鹅湖》,那时候还不是48只的版本,是24只,2月份进团就开始训练,5月份演出,当时是在洛阳的一个大剧院,真的非常非常紧张,生怕做错动作。”三年的舞台历练,让今日的严雯彤“淡定”了很多,“排练比演出还要累,一遍练不好,还要第二遍、第三遍,真的好累,但就是真心喜欢跳,喜欢表演给台下的观众看。”

  对于芭蕾舞演员的成长与蜕变,吴虎生的一番话或许颇有代表性:“每个芭蕾演员都是不断克服困难、一路坚持过来的,经历挫折才能更好地感知喜悦,没有这些经历,成功又有什么意义,太容易了不是么?”

  上台和谢幕的刹那感到一切都是值得的

  千万次的旋转、跳跃造就了舞台上一个定格处的美妙平衡。虽然芭蕾练习很枯燥,但对于芭蕾演员来说,他们也从自己的职业轨迹和人物悲喜间汲取着普通人无法体验的快乐。

  不同的作品给予胡娉婷不同的感触,“《简·爱》里面,我演的是一个管家太太的角色,以前没有尝试过这么有戏剧性的人物”,《天鹅湖》中领舞部分以及表演四小天鹅则让她“累并快乐着”,“一方面《天鹅湖》是四幕剧,体量比较大,是对体力的挑战,另一方面,它太经典了,每个动作要经得起各方面的推敲,世界上各个地方,包括业余舞团都有人跳四小天鹅,外人看你的缺点会非常明显,想尽办法让它美,要下很多很多功夫。”

  面对有关事业目标的提问,胡娉婷腼腆地说:“2005年进团,从群舞到领舞,一点点转换,暂时没有更上一层楼。”

  “芭蕾是我的事业,同时我也感受在其中”,她的描述开始变得感性,“当你进入一个角色,即使是不断地重复重复重复,也不会无聊,跳舞的时候我是沉浸在其中的,用心感受你跳的东西,便会感知自身的存在感”,“我就是喜欢(跳舞)这件事,上台那一刹那、谢幕那一刹那,是最有成就感的,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来源:劳动报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