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流行风尚 >>正文  
品味上海风情“石门库” 记录百年历史
2016年12月21日 10:15

  你安静的不曾言语

  却记录了上海的

  百年历史

  你朴素的石门砖墙

  却让中西文化

  相互交融

  老虎窗

  亭子间

  三层阁

  黑漆大门

  青砖红瓦

  童年记忆

  时常会随着石库门浮现到了眼前

  高楼林立的大厦是上海,繁华热闹的街市是上海,高端大气的商场是上海,独特的外滩万国建筑是上海。但是嵌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的它们,才是上海人刻在记忆里的,从小住到大的陪伴,它们就是上海的石库门房子。

  记忆中

  他们是这样的

  那时候

  车、马、人都很慢

  带大家看一看部分石库门的里弄

  那里是否有你的回忆呢?

  余庆里

  余庆里在云南南路,是一条被列入国家保护名单的石库门里弄。走进余庆路街坊,老式里弄住宅的样貌尽揽无余,透过杂乱的雨棚、空调架和晾衣架,建筑本身还是很有些老上海石库门建筑的味道。在这条老街中,各类饭店、小吃鳞次栉比,是一条老字号的美食街。

  田子坊

  在充满艺术气息的田子坊,你会发现这里满是石库门的感觉,带上相机走进这里的人,拍下他们对田子坊的认识,也留下对老石库门的记忆。这里的店铺商业不断发生着变化,但是老建筑却未曾改变。

  新天地

  新天地现在俨然已经是充满现代化气息的石库门建筑,外表保存的完好无缺,里面却是改造成了现代感的东西。漫步新天地,仿佛时光倒流,有如置身于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上海,但一步跨进每个建筑内部,则非常现代和时尚。也让很多来上海的游客第一感受到石库门的房子。

  张园

  上海张园是上海滩向社会开放的最早最大的私家花园。1882年由江苏无锡富商张叔和所建,取名“张氏味莼园”,后来就直接叫张园。进去之后,满眼也都是石库门建筑,被誉为最丰富,最多样的石库门地带。

  步高里

  屋脊红瓦如鳞,窗户藤蔓缠绕。晾衣竹竿、搓衣板、马桶刷等居家日用品随处可见。从天井到中厅,再到两侧厢房,在幽暗中踏着狭窄的木楼梯走上去,经过亭子间,走进宽敞的前楼,推开房间窗户,似乎伸手就能触及对面人家的门墙,邻里间的响动随时在耳边。步高里也是上海保存较为完整的石库门里弄。

  承兴里

  承兴里看上去宽敞、整洁、富有生气。这里有上海现存的最完善的石库门建筑群,九种不同建筑风格,新式里弄、新式石库门里弄,从十二家房客到独立住宅,不一而足。如果要欣赏石库门里弄,这种人少种类全的地方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石库门别墅型酒店你听说过吗?

  经过8年改造后,上海最大石库门群——建业里将改造成为酒店,明年3月正式对外开放。目前,部分客房已经装修完成,沿街商铺也陆续有商家装修入驻。

  据隶属于徐房集团的上海衡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介绍,原建业里西弄和中弄,将变身为由95套酒店式公寓组成的酒店。

  整个建业里的最南侧靠建国西路,沿街都将成为商铺。东弄、中弄除了沿街商铺、酒店外,其他51栋建筑将成为商品房出售,面积从300至600平方米不等,有两室、三室、四室房型,地下两层、地上三层(老虎窗下部分为三层)。

    图片说明:最大的争议点在于,不少人认为,将建业里东弄、中弄的老石库门房屋拆掉再像搭积木一样按原样复制重建,即是将一个“真文物”变成了“假古董”。

  著名建筑保护专家、同济大学阮仪三教授曾表示,建业里的开发模式是不可取的。根据《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有关规定,优秀历史建筑的保护要求,根据建筑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以及完好程度,分为四类,最高要求是“建筑的立面、结构体系、平面布局和内部装饰不得改变”,底线则是“建筑的主要立面不得改变,其他部分允许改变”。

  在这一点上,将东弄、中弄拆除重建的建业里无疑是“严重犯规”了。

  虽然争议颇多,看好这里前景的也不乏大师级人物。被誉为“2015 年度世界最佳厨师”的法国米其林三星大厨皮埃尔·嘉涅尔(Pierre Gagnaire)就看中了建业里,将把自己在中国大陆的首家餐厅Comptoir Pierre Gagnaire开进建业里沿街。

  争论:怎样改造石库门

  同济大学建筑系主任常青教授曾在《旧改中的上海建筑及其都市历史语境》一文中,将里弄石库门的改造归纳为四种模式:新天地模式、田子坊模式、建业里模式、文保模式(如步高里)。后来他又表示,建业里的改造只能算是一个特例,还算不上一种模式。

  图片说明:以步高里为代表的居住改善模式。步高里建于上世纪30年代为典型的石库门旧式里弄建筑群,被评为上海市文物保护单位,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但是整个建筑显得比较陈旧,消防安全的设施影响了居民的质量,对步高里的改造采用居住其居住功能的模式,尽可能改善小区居民的居住质量,最大限度保持建筑风格和街区风貌。

  图片说明:以田子坊为代表“商居结合”的模式,田子坊现在不仅有典型的江南民居,石库门和新式里弄建筑,还有七十年代的工业建筑。田子坊探索的“商居”模式,是通过旧厂房的改造和石库门房屋的置换出租等模式,逐步改建成画家工作室,设计师,画廊、摄影师,时装展示等,集聚了一批创意人士和创业企业。田子坊探索走出一条旧区软改造、城市文脉传承与创意产业发展相结合的新路,成为上海极具影响力的创意园区。

  不过,对于哪一种石库门改造模式才是最成功、最可取的,专家们的意见也不统一。

  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王伟强认为:“新天地是以石库门的表皮做一个文化符号,从保护的角度来看,并不算成功;步高里的改造模式需要政府较多的经济投入,所以可能具有不可持续性;田子坊的模式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办法,但是,对于‘田子坊’此类空间,需求毕竟有限,而在居住空间上又确实有不小的需求。”

  即便是专家认为比较不错的田子坊模式,近年来也因为商住混杂,面临居民投诉、店铺无力承担租金而纷纷撤离的尴尬。

  但总的说来,在石库门的改造过程中,保留其原有的居住功能,这样的思路在大方向上是正确的。

  申遗!7成石库门已消失,传承保护刻不容缓

  2015年举办的上海石库门的保护与传承高峰论坛上透露,上海石库门的数量正在严重萎缩,石库门保护迫在眉睫,与会专家希望通过申遗推进上海石库门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专家学者认为,上海石库门是建筑史上中西合璧的经典范例,与已经成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广州开平碉楼、澳门历史文化街区类似。然而与它们相比,上海石库门里弄规模更大,遍布整个城市,更完整真实反映一座城市的面貌。

  上海历史学会会长熊月之说:“上海人(对石库门)怀有复杂的感情,很多搬出石库门的人开始怀旧,其实是对稀缺的心理补偿,城市高楼里缺的是守望相助、邻里之情,以前那些矛盾和痛苦的回忆统统烟消云散。”

  资料显示,解放前上海约有20万石库门里弄式建筑,近60%的上海人居住其中,上世纪80年代以来,约有70%的石库门被拆除。至2020年,根据相关规划,还有相当数量的石库门将要消失。

  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冯小敏表示,“上海应该将申报石库门世界文化遗产纳入十三五规划中,作为文化软实力的重要内容,开展整体性保护工作。”

  目前,超龄、超负荷使用使得石库门建筑本身保存情况较差。专家学者认为,首先需要采取措施改善老建筑的居住情况,减小居住密度,并可借鉴国内外先进的保护经验,将部分石库门纳入保障房体系,建立准出入机制。

来源:上海新闻广播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