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交流互动 >>有奖调查 >>正文  
“怎样抚慰伤与痛”——失独家庭关怀与公共政策第七期分析报告
2014年10月15日 16:52

  “失独”指失去独生子女的家庭。“中年丧子”本就是人生一大伤痛,而伴随着计划生育措施的实施,失去独生子女更意味着家庭失去了现有的唯一后代。这不仅给这些不幸的父母带来了一系列心理问题,也给社会的养老、医疗等提出了挑战。政府公共政策可以在对失独家庭的关怀上有哪些作为?2014年9月,上海市妇联与复旦大学社会性别发展与研究中心围绕“怎样抚慰伤与痛”,开展了第七期“社会转型期的家庭公共政策”网络调查。调查共回收有效问卷289份,其中:男性参与者77位,占比26.64%,女性参与者212位,占比73.36%。问卷数据显示:

  一、被访者对“失独”一词的知晓率很高,不少被访者曾遇到“失独”家庭,并认同该问题的严重性。

  1、绝大多数被访者都听说过“失独”一词。

  当被问及“您是否听说过‘失独’一词”时,只有3位被访者(占比1.04%)表示“没有听说过”,显示社会对于“失独”问题的知晓率很高。

image

  2、不少被访者曾经碰到过或者周围就有“失独”家庭。

  当被问及“您有没有碰到过或在您周围有没有‘失独’家庭”时,有接近七成被访者(68.86%)表示曾经碰到过、或者周围有“失独”家庭。该问题的回答在不同性别、年龄、收入的人群之间并不存在显著差异,但是与教育程度的相关性分析显示,受教育程度越高则遇到“失独”家庭的比例越低,二者相关性为-0.27,且在1%的水平上显著。这显示,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可能更容易受到失独问题的困扰。

image

  3、六成被访者认同失独问题的严重性。

  有消息称,我国目前已有超过100万失独家庭,而更有预测到2050年,该数字可能达到1100万。同时,也有部分人士认为这样的统计夸大了事实。当问及“您对这些数字怎么看”时,只有二成被访者(21.80%)表示“不相信”或“说不清”,认为“有可能”和“很正常”的被访者占比达到60.55%。社会公众对于“失独”问题的严重性基本赞同。

image

  二、现行国家计生特别扶助政策的标准需要提高,年龄门槛的依据有待进一步解释。

  1、多数被访者认为现行独生子女伤亡补贴标准过低。

  我国现行的国家计生特别扶助政策规定对独生子女伤亡家庭进行补贴。今年起,“失独”家庭特别扶助金将提高到城镇每人每月340元,农村每人每月170元。对于这一补贴标准,有超过六成的被访者认为其“有点少”(38.06%)或者“太少了”(26.30%)。

image

  2、对于计生特别扶助政策的年龄门槛,被访者莫衷一是。

  国家计生特别扶助政策同时规定,在年龄方面要求女方年满49周岁时,夫妻双方才能同时纳入扶助范围,在问及“您认为这样的年龄门槛是否合适”时,有超过四成的被访者表示“应降低该年龄”,另有一成被访者指出“不应该有该门槛”,但是也有将近三成的被访者认为“该年龄正合适”。计生特别扶助政策年龄门槛的设定取决于政策的目的、性质和国家的财力,其依据仍需向公众作出进一步解释。

image

  三、针对“失独”老人的免费养老和医疗得到支持,同时,应该灵活设立养老院,并结合居家养老服务。

  1、大多数被访者赞同为“失独”夫妇提供免费的养老和医疗。

  早在两年前,即2012年3月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赵超就提出应该由政府为“失独”夫妇提供免费的养老和医疗。此建议一经提出,就在社会上引起了争议,有人支持,但也有人认为花销太大。在此次网络调查中,接近八成的被访者对此提议表示赞同(77.16%),但同时,也有超过一成的被访者认为该建议“有点超前”(7.96%)或“难以实现”(4.84%)。

image

  2、多数被访者赞同为“失独”老人建立专门养老院,或与孤儿院共建。

  有人指出,由于情感方面的受伤,很多“失独”老人并不愿意入住现有的养老机构,而喜欢抱团取暖,所以应该建立专门的“失独”者养老机构。被访者对此也大都表示赞同(73.36%)。但是仍有11.76%和3.81%的被访者表示“不太赞同”或“不赞同”。

image

  有人建议把“失独”养老院和孤儿院建在一起,让其精神上相互照应,当问及“您是否赞成该做法?”时,七成被访者表示赞同,同时也有17%的被访者不赞成。针对“失独”夫妇的养老院究竟该如何设立,可能还需要直接针对该群体进行更直接的调研考证。

image

  3、绝大多数被访者赞同政府花大资金为“失独”家庭提供全日制居家养老。

  日前,郑州市二七区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通过政府采购为全区159户“失独”家庭提供全日制居家养老服务,采购金额共计785280元。对于这样投入大量资金的做法,绝大多数被访者表示支持——分别有“32.87%”和“45.33%”的被访者表示“完全赞成”或“基本赞成”。

image

  四、针对“失独”家庭的精神慰藉不可或缺,专业心理咨询和慰问陪伴最为有效。

  1、政府应该对“失独”家庭多给予精神慰藉。

  失独家庭不仅面临经济与物质困难,更面临失子之痛所带来的巨大心理压力和心理问题。被访者认为,政府不仅应该为“失独”家庭的实际物质生活排忧解难,也应该为排解“失独”夫妇的心理问题提供帮助。当问及“对于‘失独’家庭,您认为政府最应该提供哪方面的帮助”时,被提及频次最多的是“多给予精神慰藉”(85.81%的被访者提到了这一方面),超过了“多提供经济扶持”(78.20%)、“多提供物质帮助”(49.48%)和“多引导再次生育”(46.02%)。

image

  2、普及教育和提高女性地位,减轻农村“失独”妈妈的心理负担。

  在一些农村地区,“失独”妈妈会被戴上“克子”、“克夫”的帽子,这使得她们在承受失子之痛的同时,还要面临巨大的社会压力。被访者认为,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在于“农村缺乏教育”(89.97%的被访者选择了这一原因)和“女性地位很低”(62.98%)。

image

  3、专业心理咨询和慰问陪伴最能帮助“失独”父母减轻心理伤痛。

  “失独”父母往往承受巨大的心理伤痛,对于帮助“失独”家庭面对老来丧子导致的心理问题,什么方法最为有效?80.97%的被访者认为应该“建立专业心理咨询和干预机制”,其次是“由社工和志愿者慰问与陪伴”(75.43%)。同时,也有半数左右被访者认为“通过专业性的网站进行交流”和“想办法让‘失独’者收养子女”可以帮助“失独”家庭渡过心理危机。

image

  五、政府应对“失独”问题的机构与方法有待统一化和专门化,妇联可以号召社会关怀与呼吁政府补贴。

  1、被访者认为有必要在全国层面对失独扶助措施进行统一的细化规定。

  《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独生子女发生意外伤残、死亡(即社会上说的“失独”),其父母不再生育和收养子女的,地方人民政府应当给予必要的帮助。但是具体帮助方法有赖于地方政府具体明确。当问及“您认为是否必要在全国层面对此进行统一的细化规定?”时,绝大多数被访者认为“很有必要”或“有必要”,二者累计占比接近九成(89.62%)。

image

  2、绝大多数被访者赞同设立专门的“失独”家庭风险应对机构。

  有人指出,应该成立专门的“失独”家庭风险应对机构,对“失独”家庭面临的问题进行统一管理。此次调查的八成被访者都对此表示认同。

image

  3、在关怀“失独”家庭方面,妇联应该号召社会给予精神关怀,并呼吁政府给予财政补贴。

  妇联在关怀“失独”家庭上还应该做哪些工作?被访者提及频次最多的是“多号召社会给予精神关怀”(86.51%的被访者选择了这个选项),其次是“多呼吁政府给予财政补贴”(77.16%)。也有一半的被访者提到了“多动员非政府组织捐赠捐助”和“多组织妇女干部上门慰问”。

image

来源:上海市妇联 复旦大学社会性别发展与研究中心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