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美满婚姻 >>正文  
320多对复旦大学金婚夫妇收到纪念册 记录50载情话
2018年10月18日 10:43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翻开一本由厚重铜版纸印制的A4尺寸册子,从前最美的爱情模样,就记录在一段段由照片诉说的幸福故事里。重阳节之际,320多对复旦金婚夫妇收到特别礼物——精心筹划的金婚纪念册。

  “这一次用了纪念册的形式。我们以院系为单位,收集老人们的结婚证、结婚照和现在照片,做成‘金婚三件套’放在纪念册中。我们还为近100对老人制作单独的个人纪念册。”负责这一项目的复旦大学退管会常务副主任周桂发说,复旦大学早在2005年就举行过金婚纪念,传统一直延续下来。

  “我们当时都是复旦学生合唱团的,又同时担任当时学生会群众文化部的正、副部长。”对吴治华与袁晚禾这对伉俪来说,复旦大学是相遇的地方,也见证了他们的爱情。

  “1953年,于杭州灵隐”,一张以苍劲字迹写着备注的合照如今还保存在家中。那一年,学校工会组织春游。年长袁晚禾两届的吴治华已经毕业,留在复旦任教,袁晚禾则在外文系学俄语。“结婚时真想不到,会一起走过50年、60年。”细数携手走过的岁月,满足感在吴治华心间油然而生。

  刘旦初和朱兆璋伉俪同样相识于复旦,今年已一起迈过第51个年头。“我俩算是很有缘,都在化学系就读,家都在静安区,又都在体育课上被选拔为体操队成员。”刘旦初回忆道,“1958年,我们参加大学生运动会,她被评为国家一级运动员,我被评为国家二级运动员。”1967年,两人正式登记结婚,刘旦初带着新婚妻子回到家乡南京,算是“蜜月旅行”。如今走过金婚,刘旦初说:“平平淡淡,挺好的。”

  一套在复旦编纂的辞典,承载了周德庆和徐士菊伉俪的学术情缘。1964年新婚后,周德庆在复旦大学生物系微生物学教研室工作,徐士菊被分配到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工作。异地分居14年,两人十几年如一日通过书信互诉衷肠。1978年,徐士菊被调回复旦大学生物系工作,夫妇俩终于团聚。

  2001年,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一位编辑找到周德庆,希望他能出一本微生物学辞典。“我当时就和徐老师商量,四五十年来教学与科研留下的资料不写出来就成为废纸,况且这是第一套国内编辑的微生物学辞典,就答应了下来。”夫妇俩决定合编,徐士菊有出版编辑经验,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当时资料只能靠手写,两人一字一句地编完这套收词近5000条共135万字的辞典。辞典里的大部分配图由周德庆手绘。“我和她都很喜欢这事业,只要能将这些知识财富传承下来,花再多时间也愿意。”周德庆说。耗费多年,辞典于2005年正式出版。

  这样的故事,在纪念册中还有许多。“我们从中看到许多感人的故事,比如夫妇俩一起做科研,追求学术,或者是在当时艰苦的岁月中坚持自己的理想和初心。”周桂发说:“这其实是一种家风传承,也是复旦文化的传承,值得年轻人学习。”经过征集,复旦全校有744对结婚50年及以上夫妇,其中50年整的金婚夫妇105对,时间最长的夫妇结婚81年。

来源:解放日报      
东方新闻网与上海妇女联合会联合主办,上海女性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严禁复制或镜像
沪ICP备08108119号